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百七十一章 蕾·诺拉的“旅行”

“巢穴”中一时间陷入安静,甚至连群星间那仿佛永不止息的震颤都骤然平静下来——蕾·诺拉看到眼前的人形实体似乎因自己的话而进入静滞,直到过了好久,那片静滞的星光才突然再度涨缩起伏起来。

“只有一盏灯吗?那提灯周围还有什么东西?它大概在什么位置?”周铭盯着寒霜女王的眼睛,飞快地问道。

“只有一盏提灯,挂在一截断裂的木板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它们凭空漂浮在浓雾中,”蕾·诺拉立刻说道,“位置的话……就在您这座‘宫殿’的旁边,很近很近,几乎紧挨着……”

说到这她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回忆起更多细节,组织了一下语言又继续说道:“那盏提灯其实并不是很亮,按理说在浓雾中不会照出很远,但我刚一来到这个地方就看到了它,我控制着自己的‘漂流屋’向它靠近,用了很久才真正抵达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那盏灯的光芒并不受距离或浓雾的干扰,它只要在这个地方点亮,其光芒就一定可以在这片浓雾中的任意地点看到。”

听着对方的描述,周铭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中,而蕾·诺拉随后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都是我主观上的猜想——您应该知道,这里的很多东西都……‘不太对劲’,我想我很难判断自己看到或感觉到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明白。”周铭低声说道,紧接着他似乎想起什么,猛然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书桌。

蕾·诺拉留在沙发上,因谨慎而一动不动——在她眼中,那团蠕动的星光实体忽然延伸到了另一个方向,仿佛是以一种理智难以判断的路径和方式“移动”到了远处,而后便在那里停留下来。

她不明白对方在做什么。

周铭从书桌边缘抽出一张纸,又拿起铅笔,在纸面上飞快地勾勾画画着——他画了一盏提灯,古典造型,黄铜材质,在细节处尽量还原着失乡号船长室里挂着的那盏。

过了一会,他拿着这幅画回到了蕾·诺拉面前,将纸上的画面展示给对方:“是这样的提灯吗?”

那团人形的星光实体张开了ta的肢体,肢体末端的无数只眼睛聚焦在一处,并在眼球前端映射出一个虚幻的投影,是提灯模样。

蕾·诺拉瞬间浑身紧绷,因为在大多情况下,高维存在随手展示给凡人的东西都能瞬间杀死那些莽撞的窥看着,哪怕是饱受训练的学者也一样——但很快,她便发现自己并未陷入疯狂。

那些聚焦在一起的眼球只是流露着温和的目光,友好且很有耐心地等待着她的答复——看来,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些星光。

“……很像,”蕾·诺拉定了定神,仔细观察着那个虚幻的影像,“细节我记不清了,但至少有七八分相似。”

听到这个答案,周铭轻轻呼了口气,确认了心中的猜想。

是“他”留下的提灯——在1800年的那次最终远航中,邓肯·艾布诺马尔抵达过这个地方,并留下了“标记”一般的灯火。

思绪在脑海中翻腾,周铭很长时间没有开口,他陷入思考,并渐渐浮现出了许多朦胧的联想。

雾中的灯……如果从象征性的角度来讲,它的意义除了“照明”,在更多时候的作用其实是“引路”。

对于在大雾中迷航的船只而言,穿透迷雾的灯火代表着正确的航向——至少,是通往安全和庇护的航向。

自己的这座小屋位于浓雾深处,这里可能是边境,也可能是比边境更加遥远的地方,在这里,通往秩序世界的路隐于混沌之中……

那盏提灯在这里建立了一个“链接”,从地点上,它指向无垠海,指向失乡号,而从时间上……它指向失乡号返回现实世界的日子,指向无垠海即将迎来终末的时候。

周铭沉思着,目光在沉思中微微闪烁。

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他已经隐隐约约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许多“深层规律”,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信息”在万物运转中那令人惊讶的作用。

而显然,那位曾抵达世界尽头的“船长”也触碰到了这个领域——看来在失乡号那最终的远航中,“他”知晓了许多真理。

周铭回过头,静静地注视着公寓的大门。

在他的注视中,那扇门似乎打开了,漆黑的浓雾在门外盘旋起伏——雾的另一侧是失乡号,是失乡号的船长室,是那面紧挨着“失乡者之门”的墙。

是那个挂着提灯的地方。

原来,它果然就挂在自己的门口,一直挂在那里。

周铭眨了眨眼,想象中的景象从脑海中消散,那扇门仍然好好地关闭着,等待着主人的开启和返程。

蕾·诺拉谨慎地保持着沉默,她无法从那团星光中分辨出人类的表情,但她能感觉到这位存在正在进行非常重要的思考——ta的思考在这片混沌中掀起了层层涟漪,低沉模糊的啸叫一刻不停地在四面八方回荡,她回忆着自己从小接受的训练,努力不去听、不去想、不去理解那些回荡在耳边的声音。

她要避免自己的心智“熔化”在对方的思维活动中,要避免自己成为对方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

幸好,这令人胆战心惊的思考终于结束了——周围的低沉呼啸渐渐平静,那团星光再次温和地注视着自己。

“抱歉,我有点走神,”周铭很有礼貌地说道,“那现在说说你别的冒险经历吧,我对此很有兴趣。”

蕾·诺拉顿时松了口气——相对于“听”这位存在的声音,她发现果然还是自己“说”要更轻松一点。

“……在脱离那里之后,我最初一段时间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漂流屋’,所以一直随波逐流了很久——事实上,我怀疑我经历的时间远比您所知的要长,因为我遇上了很多时间线方面的诡异现象……”

这一次,周铭没有再打断这位“寒霜女王”的讲述,他很有耐心和兴趣地听着,而蕾·诺拉则将自己获得自由之后经历的诸多不可思议之事娓娓道来。

坦白说,那些旅途中的大部分经历对周铭此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并无什么参考作用,它们大多是一些光怪陆离的风景,或者在灵界能够见到的奇妙现象——只是对蕾·诺拉而言,那皆是她作为寒霜城邦的统治者时期无法想象也不曾经历过的惊奇旅程。

这位“女王陛下”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位旅行家,在漫长的旅途中见证了无数的风景。

而后,蕾·诺拉终于提起了她最后一次所遭遇的“乱流”,以及来到此处浓雾的过程。

“……我是在脱离了亚空间之后遭遇乱流的,当时我正在小心翼翼地掠过幽邃深海上层,您知道的,就是那个有着凝滞星空的‘穹顶’,”她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而后突然有一道冲击从幽邃深海中爆发出来,就好像专门冲着我来一样,把我‘推’了出去。那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失控,我完全失去了对这座‘漂流屋’的控制,等到终于勉强停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到这了。”

周铭若有所思。

“……难道是幽邃圣主?”他皱着眉头,在思考中低声说道,“也不对啊……总得有个理由……”

“幽邃圣主?”蕾·诺拉听到了这声自言自语,顿时惊愕地睁大眼睛,“您的意思,是幽邃圣主制造了那次冲击,而且有意识地把我送到了这里?”

“……只是个粗略的猜想,”周铭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暂时没有答案,便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先不说这个了,说说这片……‘雾’。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蕾·诺拉闻言沉默下来,在半分钟后,她才表情复杂地轻轻点点头。

“一开始我并不清楚,但在这片浓雾中滞留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看到一些……‘幻影’,知识则仿佛凭空浮现一般出现在我的头脑中,”她轻声说道,“这里是世界的尽头,我在这里看到了……万物终结的影子。”

“你应该庆幸,自己在那盏灯的指引下找到了这里,并在我的小屋外面停了下来,”周铭一脸严肃地说道,“幸好伱没有继续向着这片浓雾的深处漂流——否则你大概就永远回不来了。”

即便是胆子奇大的“寒霜女王”,这一刻也不禁感觉到了一股后怕。

她意识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就如同乘坐在一艘失去动力而正在急速冲往激流尽头的独木舟上,在即将冲出激流、落进深渊的前一瞬,才幸运地被这激流中唯一的“石头”给拦了下来。

虽然她也差点被这块“石头”给撞得粉身碎骨。

不过在稍微安静了几秒种后,她脸上又露出犹犹豫豫的模样,最后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其实……我还是稍微有点冲过头的……”

周铭闻言一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嗯?”

“……在循着‘灯光’抵达您这座宫殿之后,我曾尝试与这座大型‘实体’交流,但当时您没有回应——反而从您的‘宫殿’中冲出了一道阴影,那阴影是不可名状的团块,它砸在我的‘漂流屋’上,一度让它再次失控,我也因此冲向了浓雾更深处,但幸好这次并没有失控很严重……”

周铭的表情突然有点微妙。

(本章完)

epzww3366xs80wxxsxs

yjxs3jwx8pzwxiaohongshu

kanshubahmxswtbiquhe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