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百六十八章 黑色的雾

在海歌号曾经出发的地方,停靠码头仍然空置着——只是那艘在1675年的错误时间窗口中返航的船已经再无可能回到这个地方。

“我对这里也有印象……”

水手嘀咕着,望着被大功率灯光照亮的栈桥方向。从机动港口周围延伸出去的码头栈桥就如巨兽舒展开的肢体,每一道肢体末端都指向远方的无穷夜幕,在这个远离了文明灯火的地方,仿佛只要离开了那些有着灯光的栈桥,人就会永远消融在外面的黑暗里——从这里出发驶向那道黑暗的浓雾,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们已经安排了三艘护航舰船——它们同时会担任领航的任务,”海琳娜开口说道,“待整备完成之后,它们会和你们一起进入帷幕,并带着你们抵达海歌号最后一次传回信号的那座‘灯塔’,你们会从那里继续前进并越过六海里临界线,担任领航任务的三艘战舰则会留在灯塔附近,等待你们返航。”

邓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旁边的露克蕾西娅则好奇地开口道:“你们会在这里等多久?”

“永远,”海琳娜淡淡说道,“已经不会有什么新的边境巡航任务了,永恒帷幕正在渐渐崩塌,越来越多的船遇到了匪夷所思的危险异变,大部分巡航路线已经无法通航,因此除了必要的固定监控点位之外,所有巡航舰队都在逐渐收缩至无垠海内部——这座机动港口会停留在这里,我的化身也会停留在这里,直到你们回来。或者……”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只是长长地呼了口气,抬头看向邓肯:“期待你们的平安返航。”

“我们会平安返航的,”邓肯双手抱胸,平静地注视着远方的帷幕雾墙,“失乡号和璀璨星辰号都曾经从那道临界线返航过,而我们现在又有了卡拉尼船长留下的‘航线’——没什么能阻止我们回来。”

海琳娜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之后,邓肯带领着自己的船员们在这座边境基地稍事修整,直到负责执行领航任务的三艘护航舰做好准备——在这漫漫长夜中一个并不怎么特殊的时刻,他们出发了。

三艘悬挂着深海教会徽记的新锐战舰,两艘已经有着一个世纪历史的“幽灵船”,在机动港口所传来的嘹亮汽笛声中驶离了码头。

港口方向的明亮灯火渐渐被抛在身后,四周慢慢只剩下越来越浓重的夜色,而那道仿佛活物般不断鼓胀蠕动、在夜幕下显得漆黑一片的浓雾则在视野中显露出愈发惊人的威压。

邓肯站在高耸的船尾甲板上,却又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座港口的方向,随着距离愈远,那里的灯光愈暗,突然间,他回忆起了那最后一个克里特人对自己说过的几个字——背光而行。

终焉勘测小组曾背光而行,海歌号从这里出发的时候也在背光而行,现在……轮到失乡号和璀璨星辰号了。

沿着赴死者们开辟出的道路,每一次背光而行都能前进更远的距离——现在,失乡号终于有机会触碰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尽头之外”了。

爱丽丝站在邓肯身旁,人偶的目光已经被远方那道宏伟而黑暗的浓雾完全吸引,随着不断靠近,她越来越仰起头,终于望着那帷幕发出了一声惊呼:“哇……比天亮的时候看着还吓……啵儿。”

在仰头超过一定角度之后,人偶小姐的脑袋毫无意外地从脖子上掉了下来——邓肯看也不看就伸手一捞,轻车熟路地抓住了爱丽丝的头发,拎到自己眼前无奈地念叨了一句:“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

爱丽丝眨巴着眼睛:“船……船长,别抓头……头发,掉……掉头发……”

邓肯随手把爱丽丝的脑袋扔给了旁边她那正伸出去到处乱抓的双手,后者赶紧把脑袋“啵儿”一下按在脖子上,随后便摸到了一根刚刚掉下来的头发,颇为心疼地捧着念念叨叨:“又一根……可怜的卡列妮福斯金娜·波尔蒂塔斯·安格威尼斯坦·列福根尼四世……”

邓肯听得一愣一愣的:“……你给它们起的名字已经这么离谱了?”

爱丽丝也不吭声,只是低着头,一脸忧伤地把那根名字巨长的银发小心翼翼地缠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邓肯见状摇了摇头:“……伱注意着点,别卡进手指关节里了,上次我给你清理关节里的头发可费大劲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抬头看向了已经渐渐迫近到失乡号前方的那道“永恒帷幕”,而后忽然间,他开始皱起眉来。

那浓雾显得愈加黑暗了——在距离够近的情况下,他渐渐分辨出那雾的黑暗已经不像是单纯因为夜幕,而是雾本身的颜色在发生改变。

因为从常理来说,即便是在夜晚,“雾”这种东西本身也应该是浅色的,在有光芒照上去的时候,它的本色不该如此昏暗阴沉才对。

他立刻在心底呼叫正守在前甲板的凡娜,向她询问这件事情——后者很快便联络上前方的领航船只并得到了回复。

“雾的颜色是在最近两天缓慢改变的,”凡娜在精神连接中汇报道,“大概是在海歌号越过六海里临界线之后——但只有雾的表层发生了这种变化,在深入帷幕之后仍然是正常的浅色雾气。”

她顿了顿,似乎是还在跟教会中的同胞们交流着细节,随后又继续开口:“学者们已经做过许多检查,除了表层雾气的颜色改变之外,这些浓雾并没有发生别的变化,没有毒害……给人的感觉,似乎就只是在这浅浅的一层上,‘颜色’这个属性出了问题……”

听着凡娜传来的汇报,邓肯表情严肃地慢慢点了点头,而在他的视野中,那道黑暗的浓雾已经渐渐覆盖上失乡号的船头。

所有船只都降低了速度,并点亮了船身轮廓的各种警示灯光,领航舰船和失乡号、璀璨星辰号之间开始相互靠近,并保持在一个确保不会出事故的距离上——周围海面上的能见度在迅速降低,舰队成员之间必须相互靠近以免失散,但又要小心地避免碰撞才行。

而后,失乡号的船身四周开始升腾起熊熊燃烧的幽绿火光——腾空而起的灵体之火在一定程度上驱散了周围黑暗的浓雾,并在流淌的雾气中映照出了四周那些朦胧的舰船轮廓。

被驱散的黑色雾气则盘旋在舰队四周,就像厚重而起伏的纱幔。

在燃起火焰之后,邓肯仍然在皱眉紧盯着那些黑色的雾气,随后突然走向船长室的方向。

“哎,船长你去哪?”爱丽丝惊讶地问道。

“暂时‘离开’,”邓肯摆摆手,“别担心,我很快回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在心底呼叫了自己的大副:“山羊头,接管失乡号,我要暂时‘离开’一下——如果靠近六海里临界线之后我还没回来,就通知其他人暂时等待。”

“收到,船长。”

不到片刻功夫,邓肯已经来到了船长室门口——在他面前,“失乡者之门”仍旧沉默伫立着。

他轻轻吸了口气,随后推门而入。

微凉的气息和感知重置的恍惚如往常般一闪而逝,周铭摇了摇头,看到自己已经回到熟悉的单身公寓中。

窗外仍旧是一成不变的灰白色雾气,浓雾遮挡了一切,封锁着小屋。

但周铭这一次没有去检查那些窗户——他没有走向房间,而是直接回头,看向自己来时的方向。

公寓的大门打开着,门外是涌动的黑色浓雾。

在最初的那一天,在他第一次决定穿过这道门的时候,门外便涌动着这样的黑色浓雾——他穿过了这层黑雾,来到了失乡号,从某种意义上,这层“黑雾”,才是他从自己的“庇护所”前往无垠海的大门。

周铭一点点皱紧了眉头,他回忆起来,自己也曾好奇过——为什么窗外封锁一切的是灰白色的雾气,而公寓的大门外却是那诡异而漆黑的雾……

现在,无垠海的边界终于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黑色雾气。

这是末日临近的标识?是屏障逐渐崩塌的象征?还是说……自己跨过浓雾的那一天,就注定了自己会来到世界末日前的某个时刻——

越过边界的海歌号在返回无垠海的时候没有准确“导航”,这导致它落入了1675年的时间窗口,但当“自己”选择穿过这道黑色浓雾的时候,却准确地来到了1900年的失乡号——这个日子,距末日正好一步之遥。

“……边境六海里之外,时间是不连续的……

“在没有准确‘导航’的情况下,穿过六海里临界线返回无垠海的‘时间落点’随机……

“某种方法可以约束‘时间落点’……”

周铭轻声自言自语着,整理着自己有些乱糟糟的思路,而后过了一会,他才慢慢走向房间。

在走过窗前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眼角的余光中,他看到窗户上有什么东西。

那是一行模模糊糊的、仿佛隔着水雾般且镜像颠倒的字母。

周铭难以用语言形容自己此刻的惊愕与震动——他只呆愣了一瞬间,便几乎如风一般冲到了窗户旁!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