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八章 靠谱的鸽子快递

一阵微凉的海风突然吹过了甲板,让刚刚从室内走到外面的劳伦斯船长下意识地搓了搓胳膊——但他也不知道这想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究竟是因为这微凉的海风,还是因为那位年轻审判官告诉自己的事情。

异常099,人偶灵柩,失控之后不但具备活动能力和脱困倾向,还能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并不断检定范围内的人形目标,进行无条件的斩首,只有圣徒才有可能抵抗这种近乎因果的斩首效果……

在过去的半个月航程里,他和他的船员们一直在跟这个危险的异常朝夕相处——尽管事实上除了最后遭遇失乡号之外这趟押运之旅始终没出什么危险,但这时候回想起来,他仍然感觉有些后怕。

然而也仅仅是后怕罢了。

他是探险家协会的成员,一名资深的海洋探索者,他的工作,就是与无垠海打交道——和那些只在安全的近海区域活动的渔民不同,他的航行生涯中一大半时光都在跟各种各样的异常甚至异象打交道。

承接异常运送任务的时候,当局或者教会都会提前告知运输过程的危险性,而这部分内容往往是整个委托合同里最简短的,通常只有一条:此任务具致命危险,具体细节无法告知。

每个在城邦之间讨生活的船长都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而有半数以上的船长在晚年都饱受这份致命职业生涯的纠缠——常年和无垠海打交道,异常与异象总是会在你的命运中留下点什么的。

他有很多年龄相彷的同事已经退下了,他们或是受困于不间断的噩梦,或是因各种程度的诅咒而产生精神问题,或是在远航中留下了肢体的残疾……抑或更糟。

远洋船上的船长和水手们有着丰厚到远超城邦居民想象的高收入,也有着远超任何职业的“职业病”。

劳伦斯船长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很高尚的人,他干这行主要就是为了挣钱,当然,他年轻时也有一腔探索大海的热情,但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年轻时的热情很难伴随一生,而现在……他觉得这点热情是时候烧完了。

趁着自己精神还正常,趁着无垠海还没有缠住自己的命运,找个时间退休吧。

劳伦斯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向着船长室的方向慢慢走去。

牧师们对全船的搜查和问询还未结束,在此之前,他还不能离开白橡木号,在那之后,他则要和所有人一起被转移到教堂,接受隔离观察与一系列的精神鉴定。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那些熟悉的船上设施。

这是一艘很好的船,而且很新,自己执掌它才刚刚五年,用无垠海上船长们的俗语来说,“船长和船的新婚期都还没过”,说真的,退休很有点舍不得。

但现在退下去,总好过死在未来的某次远航中,或在疯人院里度过下半辈子。

……

城邦下城区,老旧的邓肯古董店内,躺在二楼床上的中年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略有些陈旧发霉的天花板倒映进邓肯的视野。

“呼……”

邓肯轻轻呼了口气,感受着这具躯体所传来的知觉迅速清晰、稳定下来,感受着自己对这具躯体的控制方式从远程操控到直接掌握,缓了两三秒之后,他才胳膊用力把自己撑了起来。

鸽子艾尹扑啦啦地飞了过来,在他的床头磨了磨嘴壳子,咋咋呼呼地嚷嚷:“亲爱的,欢迎回家,你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

邓肯正准备伸个懒腰,让这鸽子一句话直接就给抻得差点抽了筋,当时就一巴掌拍在艾尹头上:“你这怎么啥词都有?!”

艾尹显然并非凡鸟,被邓肯拍了一巴掌就跟没事似的,轻快地往旁边踱了两步,嘴里继续嚷嚷着:“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

邓肯直接就把这个脑子不太正常的鸟给放到一边不再搭理,从床上起身看向了不远处的桌子。

桌子上,正静静地放着之前他在失乡号上准备好的各种试验品:

太阳护符,匕首,奶酪,炮弹,还有一条咸鱼。

东西齐全,这么多乱七八糟毫无关联的东西放在一起,艾尹也没有出现“丢包”的现象。

这鸽子竟比自己想象得还要靠谱一些。

邓肯上前确认了桌上每一样东西,确认物品齐全毫无损伤之后,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床上踱步的鸽子,心中对这鸟还是冒出了一点赞许。

然后他就看到艾尹在床头踱着四方步,这时候已经背到“鲁达看时,只见郑屠挺在地上”了……

邓肯:“……”

他把心中赞许藏好,这才坐在桌前开始逐一检查那些“货物”的情况。

首先是太阳护符,它毫无变化——作为一个已经被灵体之火彻底改造、掌控的超凡物品,它体内仍然静静地流淌着温顺的力量,连续两次灵界行走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件物品的性质。

那柄不具备超凡属性的匕首看上去也没什么变化,除了样式古老之外,它的刀刃仍旧锐利,刀鞘也被保养的很好。

邓肯的目光落在那块从失乡号厨房里带出来的奶酪上。

奶酪没有异常,仍然是那副不宜食用的状态,并未如邓肯想象的那样,在离开失乡号之后便迅速腐烂或凭空消失。

他又看向那枚炮弹——炮弹静静地待在桌上,对船长的注视毫无反应。

邓肯推了推炮弹,又敲敲它的铸铁外壳。

超凡的特性从炮弹上褪去了。

在失乡号上,连炮弹都是具备“活性”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每个炮弹都有独立的“思维”,而是那艘船的整个弹药系统都有一个统一的“意识”在控制,而作为这个意识的“子单位”,失乡号上的炮弹在被船长注视的时候甚至会立刻调整位置并接受“检阅”。

根据邓肯一段时间的观察,失乡号的武力部分应该是两个“意识”在控制,一个是弹药系统,一个是甲板下面的几十门火炮,这两个意识应该分别负责着作战时的装填和开火工作,并控制着各自系统内的每一个“成员”。

眼前这枚炮弹显然是随着离开失乡号而脱离了其上位意识的控制,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铁坨子。

邓肯若有所思。

如果把这枚炮弹再带回去,它会重新成为弹药库的一员么?失乡号还会“认”这个去而复归的“子单位”么?

他的思路又延伸出去——失乡号上的弹药是有限的,打出去的炮弹并不会再回来(当初用来给爱丽丝压仓的那八个炮弹也没回来),那么……船上的弹药可以补充么?补充进来的新弹药又是如何成为失乡号的“子单位”的?

思路再延伸一点:失乡号可以升级它的火炮系统么?更先进的大炮,更先进的炮弹,这些东西放在那艘船上能用么?

失乡号是一艘幽灵船,这注定了它很难像普通的舰船一样进行轻而易举的补给和……“改良”,搬运到船上的东西只是“外来物品”,如果不能顺利成为失乡号的一部分,那么这些外来物品就没办法像船上的其他设施一样有“自行运转”的便利特性。

但如果能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变成失乡号的一部分……那艘幽灵船或许就会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同时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

邓肯不由得在这方面想了很多。

越是接触现代的普兰德城邦,他就越是能感觉到一个世纪前的失乡号其实并不像它的赫赫威名那般光鲜完美——

那艘船或许有着诡异可怕的力量,但它连个电灯都没有,也没有薯条,它的武器系统还是古老的前膛火炮,威力如何很不好说,而且没有薯条,灵体之帆虽然好用,但有一套蒸汽机关作为备用动力显然也不错,可船上连个烧热水的锅炉都没有。

而且没有薯条。

邓肯默默地看了一眼已经蹦到窗台上看着外面发呆的鸽子。

鸽子回过头,眨巴着绿豆眼看着他:“去码头上整点薯条?”

“闭嘴,不要提薯条。”邓肯带着微妙的心情回绝了鸽子,这才把注意力放在最后一样物品上。

咸鱼,用深海里钓上来的美味馈赠加工而成的纯天然食品,味道还不错,属于“失乡号之外的物品”。

经历过灵界行走之后,这根咸鱼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变化。

晚上给妮娜炖汤用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