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章

徐致远可气地一拍额头,赶紧挥手作势让他停住,乌鸦剩下的台词只能噎在嘴里。

徐致远做口型道:“放了!”

“这……” 乌鸦不小心发出了声,又连忙捂上了嘴。

徐致远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目光小心翼翼地触碰俞尧,方才那种奇妙而微涌的感觉又漫了上来。

俞尧的发丝是乱的,几绺垂贴在唇角,衬衫的领口被扯开了一块,脖子上系着的小银佛露了出来,后面牵着的红绳耷拉在锁骨上,平添了狎狔。

奇怪的是,他没有反抗,只曲着身子,胸膛一深一浅地呼吸着。

徐致远鬼使神差地蹲下身来,蜻蜓点水地触碰了一下他漂亮的下颌。乌鸦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呲牙咧嘴地拦住他,使劲拍他肩膀让他快走。

徐致远这才回过神来,却在刚要起身时,听到了一声轻轻的 “…… 致远?‘”

徐致远脑子发昏了下意识地就回了一句:“啊?”

“……”

乌鸦及一众跟班异口同声地在心里替他喊了一声 “完犊子”。

徐致远:“……”

俞尧的语气里带了轻微的起伏,像是在不可思议又像是生气:“徐致远……” 他声音中的颤抖声渐渐明显,而后化为虚弱。

“我……” 徐致远发懵完了才发现一直安静不动的俞尧有些不对劲。他的嘴唇发白,手好像一直在蜷缩之中护着腹部。

徐致远也顾不上bào露和解释的问题了,连忙问:“你怎么了……”

俞尧不说话,徐致远胸中莫名其妙的火气噌得上来,他慢慢将俞尧背起来,环问四周道:“怎么回事!”

这些人暗暗相觑,终于有个人嗫嚅着:“刚才巫小峰打他肚子了。”

“你……” 乌鸦急忙解释,“不是,他刚刚他乱挣我就轻轻碰了他一……”

“你他娘的跟我保证什么了?不是说一定没事么!” 徐致远单手拽来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

乌鸦gān瘦的小身板被拎起摁到墙上,险些摔倒,被吓得不敢说话。

但徐致远顾不上朝他发怒,背着俞尧去医院了。

徐太太回来的时候,家里只有个管家和下人看着她一脸懵然。她的惊喜和热情扑了个空,心里正埋怨儿子中,见到徐致远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

……

他的小叔叔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里的内科医生和俞尧认识,姓裴。裴大夫皱着眉头说俞尧平时胃就不好,问他怎么弄成这副样子的。徐太太在场,徐致远慌得就像一只被雨淋了耸下羽毛的jī。但是俞尧只是在她面前说,碰到地痞无赖了。

徐太太心疼坏了,一边嘘寒问暖地给他倒热水,一边问他见没见到那些小流氓的脸,她这就去报警。

俞尧摇了摇头。而徐致远始终没有敢去看他。

徐太太是个活泼开朗的中年妇女,他提起俞尧来时总是滔滔不绝,仿佛这个漂亮的小青年才是他的亲儿子。她夸俞尧年纪轻轻地就在什么研究院做事,什么物理高能又粒子的,反正徐致远都听不懂——他越是听不懂,徐太太就越是恨铁不成钢,她拍了拍徐致远的铁脑袋,为这个真正的儿子前途发愁,聊到尽兴时忽然灵光一闪,问俞尧介不介意给他当家教,和小提琴一块教着。

徐致远以为这些高级的知识总是和白大褂以及老男人挂钩,而俞尧像是晶莹剔透的玻璃,被雕成了养在手心的金丝雀,jīng致又脆弱,只适合被温柔的艺术和文学呵护。他这重身份是徐致远没有想到的。

他抬起头来看他的小叔叔,或许是心怀愧疚与期待,他并没有去阻止母亲的提议。

但是俞尧垂着长长的睫毛,声音里不起一丝波澜,说:“我不再教他了,小提琴也是。”

第6章 黑白

小孩被耐心宠溺惯了,总觉得做出什么事都能有挽回的余地,徐致远在母亲提出请求时也是这么想的。

徐太太很敏锐,不用原因她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又混账了,二话不说地让徐致远道歉。

徐致远还在幻象被摔碎的余愣之中,本来酝酿了很久的一声对不起想趁着俞尧点头时说出来。却在看着俞尧毫不在意他的侧脸时,心中泛起一股难受的酸意。

他站起来,扔下一句:“你爱教不教,谁稀罕。”

徐太太生气地要去拎他回来,但徐致远跑没影了。

……

傅书白还在宿舍里昏天黑地的复习,说是 “复习”,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将脑袋枕在摊开的厚重课本上,使知识从高浓度流向低浓度。

然后一边向各个国家的大哲学家们祷告,一边骂学校只会叫学生死记硬背的教条主义。珍贵的jīng神食粮只可意会不可背诵,只浓缩于几个填空和选择的题目上,更是对这些伟大思想的侮r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