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百七十章 做客的寒霜女王

房间里一时间有点安静。

周铭没有开口,因为他觉得这时候不开口比较好——容易尴尬。

寒霜女王也没有开口——她还在地上趴着呢。

于是两个不开口的“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寒霜女王继续啃着房间的地板,周铭则看着寒霜女王的后脑勺,在这份僵持持续了大概半分钟之后,周铭终于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毕竟总盯着一位女士啃地板并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

于是他弯下腰,十分谨慎地打破了沉默:“……需要扶你起来吗?”

传入耳中的是人类的语言。

蕾·诺拉感觉脑海中始终环绕不去的那些嗡鸣震颤和重叠噪声轰然间产生了“崩塌”,所有的声音都化作了无需刻意去“聆听”就能够理解的人类词语,她瞬间反应过来,猛然从地板上起身。

然后脑袋就撞在了周铭的下巴上——这次连“哎呀”都没来得及就又趴回了原地。

周铭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撞的眼冒金星。

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也顾不上眼前绕来绕去的金星,赶紧一伸手就搀住了重新趴下去的“女王陛下”,一边把这位不幸的女士扶起来一边尴尬地开口:“抱歉,是我站的位置不对……你没事吧?”

蕾·诺拉感觉脑袋嗡嗡作响,但她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她意识到理智已经完全回到自己体内,而一种难以形容的“认知”则刚刚在自己的感知中完成了重组,她听懂了那些层叠混乱的噪声,看到了这座“巢穴”的另一幅模样。

她看到了地板,桌椅,还有其他风格奇特而陌生的各种陈设——许多看上去仿佛凡人日常所用的东西漂浮在一片无边而充盈着晦暗微光的混沌中,混沌深处又仿佛有着墙壁一样的虚幻结构,而所有这些又在视野中不断涨缩蠕动,宛若拟态出的幻影。

这一切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位不可名状而非人的存在,居住在这里并在巢穴中模仿着“人”的一切。

她也看到了那个对自己说话的“实体”,那仍然是一片令人发狂的星光,但星光已经坍塌成为人的轮廓,她看不清那星辉中的五官模样,但能够看到对方用“手”搀扶着自己的胳膊,能听到那团星光发出人的声音——那声音流露出友好亲善的态度。

“我……没事,”蕾·诺拉迟疑了一下,即便是以寒霜女王的智慧和冷静,在一连串意料之外的情况之后也显得有些发懵,她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一边尝试与眼前这个似乎是在模仿人类的“实体”交流,“抱歉打扰了您的安宁,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后被这份好奇心束缚在了您的巢……‘宫殿’旁。”

周铭皱了皱眉,总感觉这位寒霜女王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怪怪的。

但他也没多想,因为他现在其实跟对方一样懵——眼前的金星还在飘,他只能挥了挥手:“没事就好,真没想到……你是第一个拜访这里的‘人类’。”

蕾·诺拉关注着面前这团人形实体的举动,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在她的脑海中汹涌,这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抬手指了指那个一直在对方头颅(如果那团星光真的是头颅的话)附近飘来飘去的球状物:“……这是什么东西?”

周铭抬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微妙地沉默了一会,终于尝试着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那颗刚才从自己体内分离出去的、有着淡黄色明亮大气层的小小天体——在指尖触碰到它的瞬间,那颗小小的星球便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他的体内。

“这颗是金星,”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和语气,“一颗……星星。”

蕾·诺拉惊奇地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发出感慨:“……不可思议。”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周铭发自肺腑地说道,“在被你撞到之前,我从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他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看到手臂一如往常,但当他尝试着紧紧握拳并集中精神在脑海中勾勒出一片星空的时候,隐隐约约的星光便漂浮在自己的视野中。

变化再一次加速了……

蕾·诺拉却看不懂这位“星空实体”在干什么,她只是惊讶于对方真的具备如人一般的知性,惊讶于自己竟然真的在这世界的尽头跟一个这样不可思议的存在交流,在确认了这位“实体”的友好之后,她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您……一直住在这里吗?”

周铭皱了皱眉,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隐约感觉到的、蕾·诺拉言语态度中微妙的违和之处是怎么回事了。

“你没认出我?”他有些意外地看着“寒霜女王”说道。

“认出您?”蕾·诺拉闻言一愣,困惑地看着面前的非人存在,“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吗?”

周铭怔了怔,突然反应过来——对啊,蕾·诺拉确实没见过他。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她见过的是邓肯。

于是他摊开手掌,在蕾·诺拉面前召唤出一道火焰。

幽绿的火光从群星间喷薄而出,火焰的连接瞬间建立起来——蕾·诺拉曾经触碰过的那一簇火苗与眼前的火焰产生了共鸣。

“现在想到了吗?”那团星光震颤着,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蕾·诺拉怔在原地,巨大的惊愕让她过了好几秒钟才惊醒过来,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铭:“您是……船长?!”

“……那是我的一部分,”周铭想了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对这位“女王陛下”解释道,“或者说其中一个模样、一个载体。”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带着感慨开口:“你是第一个在这里看到我的‘人类’,现在你了解到了超出任何人的真相。”

惊人的知识在脑海中轰然炸裂,蕾·诺拉再次感受到了仿佛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座宏伟的“光茧”时的眩晕感,那是认知重塑、真理展露所带来的震动!

但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跨过了那道“裂隙”,已经进入这“茧”,已经经过了最初的洗礼,这一次的眩晕仅仅持续了一瞬,而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迅速理解一切——

一个位于世界尽头的混沌存在,一个千变的实体,一个已经将“触须”刺入现实维度的“灵”,ta有万般解读,却又有唯一源头——这源头沉睡在时光的终末,而现在,她,一个莽撞的旅行者,找到了这源头。

“我们好久不见了,”周铭笑了笑,他就知道蕾·诺拉在得知真相之后肯定会有点发懵,不过看样子对方懵得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久,他便不得不主动开口,“别站着了,来坐下说,跟我聊聊你在‘跑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以及伱是怎么找到我这‘小屋’,又在外面乱写乱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沙发方向。

“别介意这里的简陋,世界末日之后我这地方条件也有限,肯定是比不上你当年的宫殿以及现在你那间华丽的卧房——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一个幽灵,应该也不用吃东西吧?”

“额……不用。”

蕾·诺拉随口说着,同时基本上是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跟着周铭来到了沙发旁——她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就好像行走在一片不断变形的地板上,这引起了周铭的好奇:“你是头晕吗?”

蕾·诺拉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里的一切都漂浮在涨缩不定的混沌中,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站的地方,走在上面当然会晕。

但当着这位“千面星光”的面,她又不好直接把这话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有点,但问题不大。”

“……哦,那你确实是得赶紧坐下。”

周铭说着,语气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尖,寻思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位“女王陛下”刚才连续两次脑袋砸在了地板上,而且后脑勺那把也砸的结结实实……看来几下子撞的都不轻。

但他心中倒没太大愧疚——他还被撞得眼冒金星呢。

在坐到沙发上之后,蕾·诺拉感觉确实踏实了一点。

虽然这“沙发”也笼罩着一层晦暗可疑的黑雾,其表面更是泛着仿佛某种活物般不断游移的“色彩”,但至少在坐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没了那种仿佛踩在混沌表面般的眩晕和坠落感。

周铭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许久不见的寒霜女王:“好了,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在脱离了最初束缚我的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一直在时空的夹缝中游荡,”蕾·诺拉点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讲述自己在“开着卧室从爱丽丝公馆里跑路”之后的经历,“这是一段光怪陆离的‘旅途’,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甚至穿过了亚空间的涟漪——我的‘小屋’就像一个保护壳,载着我在现实维度之外那些汹涌破碎的河道中不断漂流……

“我的旅途中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见闻,这个我可以稍后跟您分享,但我想您现在最在意的应该是我如何找到了这个‘地方’……

“简单来讲,我是被一股突然出现的‘乱流’卷到这里的,在被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初指引我来到您的‘宫殿’前的,其实是……一盏灯。”

“……灯?!”周铭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的,一盏灯,漂浮在雾中,”蕾·诺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盏船上用的提灯。”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