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百六十九章 雾中访客

tycqzw

在冲到窗户旁边之后,周铭终于确定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窗户上真的有字!而且是被人从外面写上去的城邦通用语!

那些单词模模糊糊,以一种诡异的状态在玻璃上轻微抖动着,就好像并不是写在坚硬稳固的玻璃表面上,而是映照在虚幻的薄雾中,周铭盯着那些字母看了半天,才终于从那些模糊且镜像翻转的单词中看出内容——

“我在外面,你在里面。”

周铭瞬间愣了——他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一句废话。

某个存在费劲巴拉在他的“庇护茧”外面留信息,就为这么句废话?

他本能地有点哭笑不得,但紧接着便皱了皱眉,隐约想到了什么。

周铭慢慢从窗户前直起身子,望着窗外灰白的雾气,皱眉思索着。

自己的“公寓”外面到底是什么,这一点他到现在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即便细节之处尚无法确定,他也大致把握住了这地方的某种规律,或者说……这个世界最底层逻辑中的某种规律。

“信息”的约束有着极大的意义,“信息”的表达是秩序的基石,而在此基础上,“象征性”在这个世界被赋予了真实有效的……“作用”。

他心中若有所悟,再次抬起头看向那行文字的时候眼神便微微有了变化,他隐约猜到了——那不是一句用来跟自己“交流”的语言。

那是一个“锚点”,有什么东西……某个掌握且懂得运用“真理”的存在,把自己“锚定”在了这间屋子的外面。

周铭忽然皱起眉,他猛地回忆起了一件事:在自己上次返回这里时,从那片黑雾中传来的敲门声!

下一秒,仿佛是自己心中的想法真的撬动了现实,在这份回忆刚刚浮现的一瞬间,他耳旁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声音——砰砰砰。

周铭猛地看向公寓大门,但紧接着便意识到这次声音不是从大门方向传来的,声音来自旁边:有人在敲窗户。

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窗外仍然盘踞着灰白色的雾气,隔着透明玻璃,那雾气中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不断敲击的声音在玻璃表面回响着,就像有一位无形的访客正站在窗外,等待着……

等待着这间“小屋”的主人对ta产生认知。

莫名地,周铭想起了那些“鱼”。

他再次倾身来到窗前,将手放在敲击声响起的那块玻璃上,他尝试感知与聆听——那敲击声仍然在不断响起,而渐渐地,他觉得掌心真的开始有震动传来。

他抬起头,注视着那些流动的浓雾,仿佛正隔着透明玻璃与雾中的“访客”静静对视,他想象着一位客人,一位在所有的可能性和合理分支中“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客人。

在这秩序的尽头,这已经脱离了世间万物、近乎世界基石的地方,有谁会敲打他的窗户?

雾气中出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而几乎在那影子出现的瞬间,周铭终于隔着那厚重的帷幕感知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那气息源自他的火焰,一簇在很久以前便释放出去,一度以为已经消散的火焰。

这火焰让他的认知瞬间成立,“雾中的访客”终于坍塌为一个实体。

窗外朦胧的灰白雾气骤然坍塌了,那仿佛永恒不变的“风景”在一个普朗克时间内便变成了一个灯光明亮、风格华丽,看起来与窗户这一侧的公寓景象格格不入的“房间”,而在窗户对面,一位美丽的女士正惊讶地睁大眼睛,似乎也因眼前的惊人变化而陷入呆滞。

“爱……”周铭在看到那位银发披肩的身影瞬间便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他立刻便反应过来,“不对,蕾·诺拉——真是你?!”

最后的事实完成了定向坍塌,窗外的景象终于彻底稳定下来。

窗外的是寒霜女王蕾·诺拉,她便是“雾中的访客”,现在她仍然在死死盯着周铭——严格来讲,是盯着一个盘踞在某种庞大而难以理解的混沌空间中的、不可名状的存在。

她的眼睛中倒映着无穷无尽的遥远星光,星光已经透过“玻璃”照耀在她的房间中,让那间曾经属于“爱丽丝公馆”一部分的卧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星辉,仿佛随时会坠入星空。

但突然间,蕾·诺拉的眼神重新灵动起来,她貌似终于挣脱那星光的影响,在周铭的注视下“恢复”了理智,她张了张嘴,似乎是在说些什么,不过隔着窗户,只有模模糊糊的音节传来——

“……我看到……有光……”

周铭皱了皱眉,然后下意识地推了下窗户,想听清对方在说什么。

窗户打开了。

周铭怔怔地站在原地,表情呆滞地看着那扇窗,直到过了好一会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窗户打开了!

在过了如此漫长的日子之后,在浓雾封锁了这个房间这么长时间之后,这扇窗户……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

他怔了许久,终于清醒过来,目光落在了对面的“寒霜女王”身上。

蕾·诺拉看到那层充盈着流光的帷幕突然在自己眼前开启——在这趟“漂流之旅”中,最惊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在时间与空间的尽头,一个具备“知性”的,甚至可能具备“人性”的个体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尽管她根本无法从那庞大而混乱的星光中看到任何确切的形体,无法在那令人发狂的巢穴中看到任何能用理智来理解的事物,但她几乎瞬间便意识到,那个“实体”是具备知性的——ta回应了自己的呼唤,并打开了巢穴的一角,现在,那团星光中正延伸出一道“肢体”,向着自己慢慢垂落下来,千百万只眼睛在那肢体的末端闪烁着,发出嘶哑刺耳的噪声——

“竟然真的是你,”周铭不可思议地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女王陛下”,“你等会我有点乱,我得捋捋……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当时脱离了爱丽丝公馆,然后就一直在……边境漂流?上次在外面敲门那个也是你吗?”

群星间的震颤令人发狂,刺耳的噪声一遍遍重塑着蕾·诺拉的理智,她皱起眉,看着那道“肢体”在自己眼前晃动,肢体末端的无数喉舌在对自己吼叫,但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开始理解了。

她在逐渐理解群星的低语——群星在询问她的来意。

“我在旅行,”她下意识说道,“我在灵界飘荡,之后又落入亚空间的涟漪……在万物尽头,我被困在这片迷雾中,但有一束光指引了我的方向,我便循着光过来,看到了这座宏伟的‘殿堂’……”

她抬起头,后退了两步,看着那仿佛伫立在永恒时光中的巨大结构——它就像一枚令人敬畏的“茧”,漂浮在这个仿佛是世界尽头的地方,不知已经漂浮了多少岁月,而现在“茧”的表面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古老而惊人的存在从这道缝隙中对自己讲话,ta的每一个音节,每一次震颤,仿佛都蕴含着足以令人疯狂千遍的真理。

但她觉得自己已经渐渐稳定下来,甚至能够承受这种真理的冲击,思维也在迅速变得稳固。

蕾·诺拉对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感到惊讶——她没想到自己在如此莽撞的“接触”发生之后竟然还能恢复“理智”。

她更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中也在混杂着层叠的震颤,而那璀璨的星光已经烙印在她的视野中。

“你落入亚空间了?”周铭惊讶地皱起眉头,虽然感觉蕾·诺拉在回答自己的时候状态有些怪异,但他倒没多想,只是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以确认是否有亚空间污染的迹象,“……怎么这年头一个个都在搞亚空间蝶泳……”

蕾·诺拉感觉有些恍惚,群星在她的灵魂中再次掀起震颤,这一次,她没能理解这些震颤的含义,但她发现……自己正在渐渐从那团涨缩蠕动的星光以及那道“肢体”中看出一个稳定的“实体”。

似乎有一个人,正站在那恢弘壮观的“巢穴”中。

她皱了皱眉,微微歪头:“您在邀请我进去吗?”

周铭闻言一怔——他啥时候邀请了?

不过很快他便把这点疑惑甩到一旁。

他当然不介意有人进来做客——倒不如说这事儿他都期待好久了,毕竟这间封闭的“牢笼”里一直都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现在能有个客人还不是好事?

他只是有些尴尬。

低头看了一眼窗台,他有点尴尬地笑着:“那伱得爬窗户进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从门口把你弄进屋……”

那个古老而惊人的存在确认了这份邀请——现在ta向旁边退开了,那巢穴的缝隙向自己敞开大门,蕴含真理与知识的光辉已向她开放。

蕾·诺拉毫不犹豫地走向那片光辉。

周铭看着对方毫不介意地就顺着窗户爬了过来,对这位“女王陛下”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大感触动——只能说不愧是在几十年前就敢搞出“深潜计划”的人物,这执行力就是比一般人强。

但他还是忍不住在旁边提醒:“哎你小心点啊,别摔……”

蕾·诺拉穿过了窗口。

她眼中的现实坍塌重塑。

女王陛下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板上——

“哎呀!”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