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百六十六章 “舵手”

深海余烬正文卷第七百六十六章“舵手”异常077就是“航线”本身——通往外部屏障的关键秘密,从一开始就藏在他作为“异常”的那些古怪特性深处!

灵界上层,镜像化的失乡号周围仍然在不断重复着大海崩塌重组的过程,遥远异乡的风景就如接触不良的画面般不断闪过邓肯和阿加莎的视野,源自“海歌号”的执念正在不断驱动着这艘船,试图将失乡号引导至“目的地”……

然而在永恒帷幕内部这片相对稳固、闭环的庇护海域,异常077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正确生效——所以航线便一遍遍崩溃,错位,并在这种崩溃过程中积蓄着庞大的力量。

一旦失乡号真的发生空间转移,这股力量就会在现实维度找到宣泄口,化作一场狂猛的风暴。

邓肯向远方抬起手臂,火焰自海面上蔓延升腾,足以酝酿风暴的力量被他点燃,在无害的燃烧中迅速消弭殆尽。

而后他中断与阿加莎之间的“连接”,直接返回了现实维度。

水手仍然站在驾驶台的舵轮前,紧紧抓着那黑沉沉的船舵,一幅浑身紧绷到随时准备再“嘎嘣”一下的模样——注意到船长的目光重新转向自己,他立刻开口:“船长,您看我这……”

邓肯点了点头:“你可以放手了。”

这边话音刚落,驾驶台上的水手便“腾”一下子几乎是从船舵前“弹”了出去,就仿佛刚才握着的不是舵轮而是一团炙热的岩浆,那干尸眨眼间便跑到了驾驶台上离船舵最远的地方,然后一边扒着平台边缘的栏杆一边紧张兮兮地看着附近的绳索和水桶,偶尔又扫一眼自己刚才曾握在手中的舵轮,眼神中却满是紧张甚至惊恐。

看到异常077如此紧张而戒备的模样,邓肯心中却突然冒出了十分复杂的心情——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卡拉尼船长那道伫立在混沌雾气中的身影,想到了刚才在镜像世界中紧握着船舵站在平台上的朦胧幻象,还有海歌号在错位时间流中漫长的迷航……

丑陋干瘪的干尸瑟缩在驾驶台的角落,紧张兮兮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在他身上,那位曾经在时空迷航中坚持到最后的“大副”似乎已经销蚀殆尽了,残留下来的惟有海歌号船长留下来的那份日志,以及那道已经与他融合在一起的“航线”。

邓肯沉默伫立许久,终于轻轻呼了口气,走向眼神躲闪的水手。

“船长,我任务完成了吧……”水手小心翼翼地开口,仿佛生怕因为自己刚才有哪做得不到位,还要再去“掌舵”一次。

“这一次完成了,”邓肯盯着水手的眼睛,表情格外严肃地说道,“但这只是一次测试,在我们进入永恒帷幕深处之后,我还需要你再来掌舵——正式的掌舵,直至我们抵达海歌号曾经抵达的地方。”

水手脸上那些深深的沟壑顿时皱巴起来,他下意识地往后躲闪,却因为背后就是栏杆而无处可躲——但很快,他又注意到了邓肯眼神中的郑重,这让他迟疑着停下了躲闪的动作。

“失乡号需要你的导航,”邓肯用格外诚恳的语气说道,“听着,你并没有弄丢卡拉尼船长留下的‘航线’,那航线就在你身上,你就是航线本身——你的‘能力’,你掀起的那些超凡现象,其实都是这份航线的影响,而现在我们需要它——我需要伱的帮助。”

水手迟疑着,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骇人的幽灵船长这般模样,而且这份诚恳的态度还是针对自己,这让他在无措中又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触动,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触动了。

“我……行吗,”水手嘀咕着,声音还不敢太大,“这艘船可不是一般人能碰,我摸一下都觉得它要吃了我……”

“你有掌舵的资格。”邓肯平静地说道。

水手似乎有些吃惊,在惊讶中有些发怔。

“我知道这对你而言有很大压力——全世界恐怕都找不到几个敢替失乡号掌舵而且还没有心理压力的,但你是海歌号的大副,你曾经完成过凡人难以想象的漫长远航,你有资格在这里掌舵,”邓肯停顿了一下,随后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我将以失乡号船长的身份,在边境航行期间授予你舵手的职位。”

说到这,他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什么,又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仍旧可以拒绝,不必担心任何后果——我会去想别的办法,甚至如果现在你想回白橡木号,也可以。”

水手怔怔地听着,他已经理解了船长的意图,却还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他要迟疑的东西似乎很多。

但在思考很久之后,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在露出一个简直有些骇人的笑容之后,他慢慢点了点头:“好,那我尽力而为。”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许多细微的声响突然从四周传来——

驾驶台附近的绳索在窸窸窣窣,后甲板堆放的木桶在轻轻摇晃,桅杆上紧绷的帆索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船舱深处,某些古老而庞大的结构仿佛正在轻声低语着什么——

所有的声音渐渐汇聚,宛若……鼓掌与欢迎。

水手惊讶地听着周围的动静,看上去有些茫然和无措,但渐渐地,他好像理解了这一切——那些皱缩坑洼的皮肤突然在他脸上舒展开来,他笑着,就如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第一次在海歌号上接受晋升的那一刻。

邓肯也笑了起来,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水手的肩膀:“很好,尽力而为就可以了——现在回去休息吧,我们离边境上的集结点还很远。”

水手离开了驾驶台,在走向甲板的时候好像还有些晕晕乎乎的,过了好一会,他摇摇晃晃的身影才渐渐消失在夜幕里。

邓肯摇了摇头,收回望向中部甲板的目光,然后眼角的余光便看到了正蹲在不远处的人偶。

爱丽丝蹲在驾驶台边缘,跟一团盘在地上的绳索抱怨着:“当初我到船上的时候你们都没这么欢迎过……你们刚才还鼓掌……”

绳索在地上缓慢地蠕动着,一截绳子头从其中钻了出来,啪嗒啪嗒地拍打着旁边的栏杆,好像在解释什么。

“舵手的入职仪式?那是什么?”爱丽丝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还有这个呢?那我没有入职仪式的吗……举行过了?什么时候?

“……啊?厨房里那次就是!?不早说!我还以为你们堵着门是要打架……好家伙,那天差点把厨房拆了,晚饭都耽误了……”

邓肯本来是打算跟爱丽丝说话的,这时候看到这一幕顿时就站住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人偶跟一截绳子头交流的有来有回,过了好久才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去。

这姑娘跟船上这些东西之间的交流好像越来越离谱了……

而就在这时,他心中又突然一动,紧接着便听到了山羊头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船长,您授权了一个临时的舵手?”

“觉得不妥?”邓肯回到船舵前,一边控制着失乡号向灵界下潜一边在心底回应,“你是介意有‘外人’接过这个职位吗?”

“不,”山羊头立刻答道,“船长拥有任免任何船员以及增减船上职务的权限,您认可的舵手就是失乡号认可的舵手,只不过……我有些担心那个‘水手’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后会发生什么。”

邓肯一时间没有开口。

“看来您已经想到了,”山羊头不紧不慢地说着,“他是早该消失在时间洪流中的人,就如柴薪烧尽之后的灰烬,在返回无垠海的那一天,他就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然而卡拉尼船长的日志化作裹尸布,束缚了他的躯体,海歌号最后的任务化作‘航线’,固定了他的人性,他便成为了一具不息的尸体……

“如今,他只剩最后一个任务还没完成——卡拉尼船长留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

“而现在,船长,您授予了他舵手的职责……他有机会完成他的任务了。”

在夜晚微凉的海风中,邓肯望着远方黑沉沉的大海,过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打破沉默:“我知道——其实‘水手’自己也知道。”

山羊头没有说话。

“我们终有一场远航……”

邓肯突然轻声说道,他记起了自己刚刚读过的一本书,记起了那位着名的“疯诗人”普曼在书中的句子——

“我们终有一场远航

“在时光走到尽头的时候……”

……

房间的门轻声合拢,干尸回到房中,慢慢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船舱里灯光明亮,也很暖和,但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其实就已经感受不到这些温度了。

他在这个寒冷而空寂的世界慢慢躺下,关于海歌号的凌乱破碎的记忆盘旋在脑海中,遥远的仿佛另一个人的人生。

他轻声咕哝,那是卡拉尼船长最喜欢的诗句——它们在褪色的记忆中闪闪发亮,就像夜幕下的沙滩在微微泛光:

“……蒙尘的帆会再次升起,

“载着我们驶向忘却已久的地方。

“在那个最合适的日子里,

“整装上路……

“我们都会成为水手,

“在起风时去往他乡。”

水手翻了个身,脱水变形的眼睛慢慢闭上。

他仍旧无法入睡。

但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返航的日子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