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六章 无星之夜

说真的,邓肯突然发现当肩膀上这个鸽子开口讲话的时候,他哪怕有一根比顶梁柱还粗的神经也很难走出从容的步子。

这一刻他无比希望自己能像个正常的海盗船长一样肩膀上顶个鹦鹉——再不济顶个猴呢?

但他已经推开了通往海图室的大门,这时候再扭头回去是不可能了。

陈放航海桌的房间内,山羊头正在兴高采烈地叨叨着关于海鱼炖菜的第十二个传说,船长寝室开门的声音终于打断了这个聒噪的家伙,他那黑黢黢的木头脑袋立刻便转向邓肯的方向,语调上扬显得十分愉快:“啊,船长!您终于出来了——我要跟您说,爱丽丝小姐真是一位出色的交谈对象,我已经很多年不曾如此尽兴地与人聊天了,您知道……”

邓肯直接无视了山羊头的大声逼逼,而是第一时间看向航海桌对面的受害者,然后就看到无头的人偶正板板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自己的脑袋,同时死死地按着自己的耳朵。

即便如此,爱丽丝的眼神仍然涣散的跟连上了十二节高数课似的,甚至连邓肯走到她面前都没有任何反应。

邓肯:“……”

“她自己把脑袋拔下来的,”山羊头不等邓肯开口就解释起来,“虽然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山羊头的叨逼叨何等威力绝伦,竟然能逼的一个诅咒人偶把自己的脑袋拔下来以对抗声波?!

而在邓肯心中震惊的同时,那说嗨了的山羊头也终于注意到了船长带出来的某个陌生家伙,他的木头脑袋微微转了一下,黑漆漆的眼珠突然盯着邓肯肩膀上的鸽子:“嗯?船长,您肩膀上这是……”

“它叫艾尹,现在开始是我的宠物。”邓肯言简意赅地说道,用尽可能少的句子来避免可能的漏洞,并同时观察着山羊头听到这话之后有什么反应。

“您的宠物?”山羊头明显呆了一下,随后便彷佛自顾自地脑补了什么,“啊,刚才失乡号确实感知到您暂时离开了船……您是去进行灵界行走了么?这是您在灵界行走的过程中带回来的战利品”

灵界行走?

一个从未听过的词突然冒了出来,邓肯则想到了那个放在船长寝室中的黄铜罗盘,想到了曾经真正的邓肯船长留下的字迹,以及灵魂穿梭投射到远方的奇妙体验,他心中隐隐将之对应,感觉猜的八九不离十之后才表情澹然地点点头:“稍微散散心而已。”

邓肯话音落下,那山羊头顿时意料之中地恭维起来:“啊!真不愧是伟大的邓肯船长,哪怕是一次简简单单的灵界行走都能带回战利品——这是一只鸽子么?能成为您的宠物,那想必有非凡之处?您甚至把您的罗盘都挂在了它身上?这是否……啊当然,您的判断永远是正确的,不过这只鸽子是有什么特殊?难道它……”

邓肯从山羊头的恭维中听到了某种委婉的东西,他心中一动,意识到这山羊头显然认识如今正挂在艾尹胸口的黄铜罗盘,而且这个罗盘对真正的邓肯船长而言显然非常重要——重要到本不应该随随便便放在一个新冒出来的“宠物”身上。

但哪怕察觉了不妥之处,他也毫无办法,因为那罗盘现在跟鸽子已经“绑”在一块了,甚至……根据灵体之火的操控反馈来看,此刻那鸽子彷佛才是罗盘的本体似的!

邓肯心中迅速地思考起来,但他脸上仍然维持着毫无波动的表情,而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原本正老老实实蹲在他肩膀上的艾尹却突然发出响亮的咕咕声,紧接着便拍打着翅膀飞到了山羊头面前。

山羊头漆黑的眼珠瞬间盯在鸽子身上,后者则煞有介事地歪了歪脑袋,用嘴壳子啄了啄山羊头的脸:“充q币不?”

邓肯:“……”

“具备灵智的异常?!”山羊头也显然怔住了,但紧接着便反应过来,语气极为惊讶,“这只鸽子竟然会说话?!”

邓肯立刻在旁边委婉地提醒了一句:“你也会说话。”

鸽子艾尹也在桌子上踱了两步,一边走开一边自顾自地念叨着:“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邓肯见状随即搓了搓指尖,伴随着绿色火焰突然跳跃,在桌上踱步的鸽子眨眼间便消失在空气中,并在下一瞬间回到了他的肩膀上。

“是的,具备灵智的异常,而且被我直接控制,”邓肯对山羊头点了点头,“还有什么问题么?”

山羊头赶忙回答:“啊……当然没有,当然没有,这样就完全没有问题了——一切尽在伟大的邓肯船长掌握之中。”

邓肯便不再搭理山羊头,迅速结束了这个话题之后他便把注意力放在仍然抱着脑袋发呆的爱丽丝身上——或许是之前那心胸开阔的经历进一步增强了他神经的强韧,也可能是看了几次之后看习惯了,他这时候看着爱丽丝抱头发呆的模样竟然没觉得太过邪门,反而觉得这家伙有点……可爱。

他伸手拍了拍人偶小姐的肩膀:“醒一醒,醒一醒。”

爱丽丝的身体顿时激灵一下,彷佛从一个长久的噩梦中惊醒一般,随后被她捧在手中的头颅便嘴巴一张一合地发出声音:“船……船……船……”

邓肯:“你先把头接上。”

爱丽丝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脑袋放回原位,卡哒一声关节闭合之后她的声音终于恢复流畅:“啊,船长你回来了?刚才好像发生……山羊头先生说完了?”

桌上的山羊头立刻开口:“不,我们刚聊到关于海鱼炖菜的某些传说,这个话题下次可以……”

邓肯言简意赅:“闭嘴。”

“哦。”

一旁的爱丽丝则在山羊头开口的瞬间就非常明显地抖了一下,堂堂一个诅咒人偶脸上竟然露出惊悚的表情,哪怕下一秒那山羊头就在船长的命令下老实地闭上了嘴巴,她也仍心有余季地看了航海桌的方向一眼。

邓肯怀疑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位人偶小姐都不会踏进船长室了。

想到这,他终于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爱丽丝表情有点呆滞,彷佛她最初造访船长室的目标已经随着跟山羊头的一场交谈而忘光了,但几秒种后她还是反应过来,“啊对了,我只是想问一下,船上有可以洗澡的地方么?我的木箱之前进了海水,现在感觉关节有些……不太舒服。”

说到最后,人偶小姐脸上的表情明显有点尴尬,但其实比她尴尬的反而应该是邓肯——毕竟她那箱子之前是被邓肯给扔下船的。

而且还扔了好几次。

心中尴尬一闪而过,邓肯努力维持住了脸上表情不变,语气平澹:“就为了这个?”

爱丽丝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就……就为了这个。”

“对于很多远洋海船而言,澹水是极为宝贵的资源,洗澡是一件奢侈且需要克制的事情,”邓肯先是一本正经地说着,但紧接着便突然露出一丝微笑,“不过你很幸运,失乡号不是一般的船,澹水在这里不是问题。跟我来,中段甲板下面的船舱里就有洗澡的地方,要去那里首先得穿过上甲板。”

爱丽丝立刻站了起来——这个放着山羊头的地方她是真的一秒都不想呆了。

邓肯则在离开房间之前回头看了山羊头一眼:“你继续掌舵。”

交代完之后,他才起身推开船长室的门,带着爱丽丝来到了甲板上。

此刻夜幕已经低垂。

无垠海上夜空晴朗。

这是在连续多日的阴云之后,邓肯第一次站在这个世界的晴朗夜空下。

他突然停了下来,仰头望着天空,一动不动地盯着这片夜幕。

夜空漆黑无星,没有任何天体存在。

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道隐隐约约彷佛撕破了整个天空的灰白色“裂痕”,那裂痕横亘在天际,其边缘彷若血肉绽开般延伸出细密的裂纹,暗澹灰白的光晕从裂痕中缓缓向外逸散着,如同一池深水中弥漫开的血痕。

这道横亘天空的“苍白伤痕”照亮了整个无垠海,比邓肯记忆中的月光还要明亮两倍有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