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章 太阳

一具人偶,一具精致到栩栩如生,让邓肯乍看之下都差点没分辨出来的人偶——她静静地躺在那华丽的木箱中,彷佛一位沉睡在灵柩中的女士,正等待着有人来将其唤醒。

邓肯真的觉得对方下一秒就会醒来。

但这只是错觉,那人偶只是静静地躺在箱子中,对周围环境全无反应。

邓肯警惕而谨慎地观察着这诡异的……“事物”:一具人偶本身是没什么奇怪的,但对方那过于接近真人的外表以及那灵柩般的木箱却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危险,再联想到这箱子莫名其妙出现在失乡号上的过程,便怪不得他心生警惕了。

观察许久之后,邓肯终于确定箱子里这个华丽的的哥特人偶不会突然跳起来给自己一波惊喜,这才稍微松了口气,随后他皱着眉询问起山羊头:“你认为这是什么情况?”

“这应该是之前那艘船所护送的重要货物,”山羊头立刻回答道,尽管它之前表示并不认识那突然出现在甲板上的诡异木箱,但它关于海上之事的经验显然比邓肯这个假船长丰富,“木箱外表有指向神明的符号,箱子周围有用于固定锁链的销钉,这或许说明它曾处于某种封印状态——在无垠海上运送封印之物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那艘船看样子有些来头。”

“封印?”邓肯的眼皮下意识一跳,紧接着便看向了那已经被自己完全打开的箱子盖,在来到失乡号上的时候这盖子就坏了,所以才能被自己轻易推动,尽管他不懂什么封印之类的事情,但他相信这东西的封印绝对已经失效,“所以这东西是危险物?”

“对那些脆弱的普通人而言很危险,但我并不认为这对您会有什么威胁——这种可以被人用特殊技巧就封印起来的‘异常’,无法抵抗邓肯船长的威能。”

邓肯沉默不言,表情严肃,心中却思绪起伏。

山羊头的恭维听上去挺让人受用——如果他真的是什么“邓肯船长”说不定他还真信了,但他不是,所以他现在心里慌的一比。

因为山羊头的话已经明确了这个躺在棺材里的人偶就是个“危险品”!只不过是威胁不到那个真正的船长罢了!

尽管他现在已经顶着邓肯船长的名头,甚至好像还占据了对方的躯体,掌握了一些力量,但“周铭”相当有自知之明——他并不认为这就能让自己变得和那个“真正的邓肯船长”一样。

他对这个世界,对这艘船,甚至对自己如今这幅躯体的了解都还太少。

此外,他还敏锐地注意到山羊头刚才的话里出现了一个新的古怪词汇——“异常”。

不合常规便是异常,这听上去好像是个很普通的单词,但山羊头话里格外的强调却让他隐隐意识到这个单词在这里似乎有着特殊的含义。

或许,在这个世界的“异常”一词所指的不仅是“超出寻常”这一层含义,它还特指某一类事物?比如……一个躺在棺材里的人偶。

可惜的是,他没有合适的理由在这里询问这种应该是“常识”的事情。

心中感慨了一下还是需要谨慎搜集情报、积累知识之后,邓肯皱着眉头最后看了那人偶一眼,彷佛下定了某种决心:“我该把它扔回海里。”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中有一丝犹豫,尤其是在看着那人偶的时候,这种犹豫的情绪便尤为明显。

这当然不是因为“这人偶很漂亮”这样简单的理由,而是因为……“她”真的太像一个沉睡在灵柩中的活人了,在想到要将其扔回海中的时候,邓肯甚至觉得自己是在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扔下船去。

可这种犹豫的情绪最终反而坚定了他的决心。

因为他早已知道,这个世界是存在许多诡异离奇之物的——尽管目前为止他在这个世界所接触到的也不过只有一艘失乡号,但哪怕仅仅是在这艘船上,他就已经见到了会说话的山羊头、会自行扬帆的桅杆、永不熄灭的船灯,以及那片怪异危险的大海,令人心有余季的灵界和无尽海雾……

而就在刚才,他还撞上了一艘在这诡异大海上运送封印物的机械船,那艘船所“押运”的东西又离奇地上了失乡号的甲板。

作为一个理智且谨慎的人,他不能因为这人偶看着漂亮就把这种极有可能蕴含诡异危险力量的东西留在身边。

遗憾归遗憾,邓肯最终还是坚定地把那“棺材”的盖子又盖了起来,因为不放心,他又从船舱里找到钉子和锤子,认认真真地给那棺材又上了一圈铁钉。

最后,他把这装着人偶的“灵柩”推到了甲板边缘。

山羊头的声音传入耳中:“您可以随意处置您的战利品,但我仍将恭谨且卑微地提出建议,您没必要如此谨慎,失乡号已经许久不曾增加过战利品了……”

“闭嘴。”邓肯简单地掐断了山羊头的balabala。

山羊头沉默下来,邓肯则用力在那“灵柩”上踢了一脚,将其直接踹入海中。

沉重的木箱在甲板边缘笔直下坠,径直落入了已经恢复成正常颜色的大海中,发出沉闷的响声之后又从水中浮上来,渐渐漂向了失乡号的船尾方向。

邓肯注视着那箱子随波飘远,直到其完全被船尾遮挡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随后他又抬头看向远处,看到海面上的雾霭已经完全消散,蔚蓝的大海正在失乡号周围缓缓起伏。

这艘船已经完全脱离了“灵界”,重新回到了现实维度。

在附近的海面上,完全看不到之前那艘与失乡号短暂交汇的机械船的踪影。

邓肯眉头微皱,简单估算了一下两艘船交汇之后所经过的时间以及两艘船各自的航速。

根据目前海面上的情况,那艘船不应该这么快就消失在目视距离中。

“……这也是因为这片诡异的大海么?还是跟所谓的‘灵界航行’有关?”

邓肯心中泛起了滴咕,但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被别的事情所吸引住——

他看到海面上空那从未散开过的阴云深处突然泛起了一线金光。

亮金色的阳光渐渐充盈,彷佛厚重帷幔般的云层彷佛被无形之手拂去般渐渐消散,阴沉了不知多久的海面正在渐渐被阳光照亮——邓肯站在失乡号的船头,睁大眼睛注视着那阴云消散的风景,在这个瞬间,他竟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触动。

自从多日前知晓了“这一侧”的存在,自从第一次探索这艘怪船,那不散的阴云便始终笼罩着整片海洋,以至于他几乎要认为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阳光,要认为这个世界本就永远阴云密布。

他已经与阳光阔别了太久,哪怕是在“门”对面,在周铭的那间单身公寓,窗外浓厚的雾霭也早已遮挡了太阳。

但现在,无垠海放晴了。

在阔别阳光许久之后,他终于在“这一侧”的世界有了重见天日的感觉。

邓肯下意识地深吸了口气,向着阳光照耀的方向张开了双手,而那厚重的云层也彷佛呼应般迅速消散、褪去,在天光最耀眼的瞬间,那一颗被无数扭曲的金色光流所笼罩的巨大球体映入了邓肯眼中。

邓肯所有的表情凝固在张开双手迎接阳光的一刻。

他瞪着眼睛,直视着天空,阳光很刺眼,但远不像他所熟悉的那样刺眼,他能清晰地看到那个悬挂在天空的事物,看到它那彷佛有着无数密密麻麻纹路的球体外壳,看到它周围四溢出来的辉煌光流,以及在光流交织的背景下,以中央球体为中心呈同心圆状分布的、正在缓缓运转的两道圆环结构。

邓肯眯起了眼睛,他依稀分辨出,那两道圆环彷佛是由无数细密复杂的符文连接而成,就彷佛有某种无上的伟力在苍穹间铭刻下永恒的束缚,将“太阳”禁锢在了天空。

邓肯没能拥抱到他期盼许久的阳光。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阳光。

“那是什么?”他轻声说道,嗓音低沉得有些冰冷。

“那当然是太阳,船长。”山羊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

(妈耶!

这几天我会尽量维持双更的……直到存稿耗尽或者精力跟不上为止2333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